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璞泠

我终其一生,在漂泊不定,在寻找。

 
 
 

日志

 
 

也许,就叫它一路至此吧  

2014-05-19 01:22:24|  分类: 心情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QQ空间里硬扒过来的一篇~~~别怪我太懒,只是~~~~算了,多说无益。
很久很久都没有在空间里写过日志了。也许是因为这里有太多熟悉的人,交心的,不交心的,点头之交,还有心生芥蒂的,太杂太乱,所以也就没有勇气去完成这样一篇掏心窝子的可以称之为日记的东西,但是以我的疯劲,了解我的人想必知道,我头脑一热是什么都能干得出来的,用当今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没节操没下限。
翻了日志列表中的日志,一长串的灰色的“转”字整齐排列,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些零星的杂物,没错啦,那就是我的自我原创,真是少的可怜,而且打开一看,总是百余字,或者不及百字。但是这些东西,却唤起了我遥远的记忆。第一篇日志,可以追溯到遥远的中学时代了,记得那个时候是08年以后了,初中的新教学楼已经建起来了,只是还陆续有一些工程没做完,所以学校里总是充满了坑坑洼洼的施工地还有脏兮兮的蓝色隔板。在学生会的办公室,我有幸请一位老师帮我申请了这个QQ,其间还有一个人的功劳,此处不便再提,略过。我最开始用的网名叫悠忧,老妈说,为什么你起一个网名都这么忧愁。我尴尬的笑笑,什么都没说。是啊,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为了保持忧愁的状态而忧愁,但那个时候却也是最真实的自己,可以肆意的流泪。仿佛有天下哭不完的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下,那个时候,他们都说我像林妹妹。每次上机,是我一周时间里极少接触电脑的契机。一节课45分钟,走到教室花了五分钟(因为上课的教室在实验楼),打开电脑再花几分钟,然后迫不及待打开空间,开始写日志,可是面对电脑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于是就硬编了一句似是而非故作高深的话进去。那个时候的打字速度真的令人捉急,一节课,敲了一百多个字就没了,于是下一次又来敲另一篇日志。真的是像现在发说说一样。那个时候我最期待的就是长大后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天天抱着写日志。结果现在我抱着电脑了·······然后很多都变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用了好几节课“连载”一篇叫做“故事”的日志,连载几篇,后来果断删了。那时候有个叫李爽的同学还等着我更新,结果······(因为是真人真事,还是太稚嫩了,驾驭不了)后来我改了网名叫淡漠琉璃,这也许是最适合我的一个网名,因为我用它的时间是最长的。淡漠琉璃,就像那个时候天真的自己,淡漠,但是还是希望自己剔透如同琉璃。 此间,我曾经改过“翎殇萦舞”这样的,我还记得个性签名是:“索一息翎殇,只为你静静萦舞。”我这个人有个偏执,网名和个性签名一定要是配套的。所以包括现在的半面泪妆也是。不过后来又改回淡漠琉璃。然后就一直懒的没改。直到后来觉得真的应该做一些改变了。于是,半面泪妆,粉墨登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切都只是成长的体现吧!翻到那一篇十六岁生日写的,失笑了。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是为了向大家展示我成长的决心,还是为了表现自我的承诺,总之,现在读来,很搞笑。翻翻整个日志,我的日志一向不卖座。除了我在上大学之前极少在线,也是因为我所写的东西大多都是成果展示吧。展示自己写的新诗,或者突然想通的一个道理,还有故弄玄虚的话。那就是中学时代的我吧,自以为是,偏偏又一无是处。
小时候果断喜欢文字,从想当一个writer,到退步想当一个part-time writer,再到觉得这个希望也很渺茫。记得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书,那时候接触的还只是童话,家里没钱给买,就问别人借没上课忍不住想看,被老师发现了,上缴。书是借别人的,又还不上,特别苦逼。小学六年级,看了第一部言情小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知道那本书是什么吗?是当时大热的书《那小子真帅》,哈哈,原谅我有这么好的记忆力,近来老是喜欢回忆过去,就像是突然垂垂老矣的感觉。也许是师大之声的最近低落的气氛感染了我,这个······容后再讲······然后,我从六年级就开始写小说了,写的是特别幼稚但是特别符合时兴的书的小说,魔幻派,再加点梦幻式的爱情,在老一类的纸质很脆的本子上写,一写就是一大本,整张纸上爬满了我甲虫一样的字体,张牙舞爪,丑陋不堪。我还自己画封面,虽然还是很幼稚。我在同龄人中也算是毅力较为强大的一类,因为被我带动写小说的人都没有我写得多(最后大概写了两三万字吧),但是最后还是弃坑了。因为小时候根本不懂写小说是什么样的事,心中的愿景太宏大,于是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现在那本手稿我都还随身携带。初中有开了个坑,这下成熟点了,没有魔幻(其实还是带了一点),也是时下最兴的富家小姐与少爷的故事,这下篇幅开得更大,于是也夭折了。初一初二不敢马虎读书,到了初三就开始疯狂写小说,那时候我的小说本在班上传递,各位都急着等我的下一期更新。不过,很快中考了,中考之后就进高中了。我初中的一个同学还追问过我有没有再写,我说高中太忙没有时间。这一本大概也是写到了几万字。后来经历学业打击,我在高二的时候又重拾旧笔,开了新的一坑。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生活经历的浅薄,创作没有底蕴,于是我选了最不需要历史背景的仙侠(现在才知道写仙侠再怎么要看过《山海经》再写,只恨当初年少轻狂,呜呜呜~~~),于是一开坑又是一段苦逼人生。 我前面说了我在同龄人中也算是毅力超前的,别人没办法坚持的事,我虽然说不能百分百完成但也能够多做两三分。于是我在高中的数学课上,把这部史诗巨作写完了。这是我真正意义上完成的第一部小说,字数可能有五六万。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我喜滋滋的准备暑假回家把它加工成电子档的时候,她遗失了。那时我在数学课上一笔一划写出来的血汗啊,能理解那种感觉吗?我打了所有的朋友的电话诉苦,唉,最后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现实。后来我想将它复原,可惜,不是那么容易。到了大学之后,整个人像陀螺一样天天忙,也不知道忙了些什么。所以也就搁置下了。目前唯一一篇完成的,可能就是《再见未见》了,是一篇短篇的,接近四千字。我把它放上网了,反响有一点点,我想我还是需要努力啊,努力磨笔。有一次我回去看我高中语文老师,他跟我说让我坚持下去,不过······唉,现实与理想总是有差距的,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我会接着写下去的。
再来回顾一下我文体笔风的变化吧。小时候喜欢看童话,所以自己也写童话。还记得有一个小青蛙和小树桩的故事,我写的时候卡了好久,后来看到 路边被砍了的树桩,才想到这个题材。没想到还被老师夸奖了。然后,好像就没什么然后了······后来写作文好像也都还可以的样子·····我最记得的就是小学的语文老师很严格,常常有那种时候,就是谁作文写得好就可以先走。于是就常常出现那种状况——一个同学在全班同学羡慕的目光下收拾好东西走了。我做过那样的一个同学,也还是被关在教室里可怜巴巴的看着走了的人好几次。后来,六年级,开始写小说嘛,还是很幼稚的那种。到了初中,开始写一些似是而非的散文诗······不是你们想象的,只是有的时候真的有所感悟,有的是应景之作,有的是随心之作,总之两者驳杂并存。后来到高中,笔尖就很难得再流出这样的文字。不是我嫌它太低级,而是真的再也写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哦然后高一高二的时候开始爱上一句话的那种,记了一个大本子。一句话,下面写日期。朋友说跟发微博一样。我想着后来把它敲到一个WORD文档上,终究还是遗失了很多,然后就意兴阑珊了。后来爱上了填词,用“填”这个词应该是不准确的,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作”,自创词牌名,也不管什么平仄,反正就自我娱乐嘛,不管那么多。也有人说过我这个纯粹就是胡搞,但是我还是觉得《红楼梦》林黛玉那句话说的对,词句有新意为上,那些个平平仄仄也是可以抛了不管的。好吧,原谅我放荡不羁爱自由,所以就任我一马平川跑天下了~~~~现在日志里那些词就是那个时候的佼佼者。维持这个的时间并不长,估计就之后高三那段时间。高中的时候有个同学余喜欢和我一起写,不过,我一直不太喜欢她的文风,就跟个大叔似的,不喜欢不喜欢。词还是更爱有女子的婉约灵秀,红袖添香,雅致洒脱,我绝对是婉约派的忠实拥护,也爱苏轼的狂放,但是我就是对大叔那股子味道恶心,没办法。到了大学,有一次,还是那个同学余和我通电话问我现在还写不写,我告诉他又改文风了,现在写古人(其实就是书香门第的稿子,没啥神秘的),或者像这样的大白话。她说感觉我一直就是在前面走,她们都跟不上变化。其实我倒觉得,只是每个阶段的我都不一样,倒不是我一定要做出改变告别过去,而是我想重复过去都不能做到。这也许就是人格的时空唯一性吧(我自己安的名字,不要恐慌~)
现在拥有自己的电脑了,总是爱发点有的没的吸引一下空间浏览量。也许也不是那样的,就是想找找存在感。其实吧,自己写日志真的蛮辛苦的。能一路看这么繁琐又无聊而且还冗长的日志并且看到这里的人我佩服你,我写都写了两个晚上~~~~~好吧,我不愿意说这是一个陷阱,其实它也不是,它不是为了存在而存在的,他也有自己的意义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晚上到底在干嘛,表了一个小白,然后就是不想睡~~~
继续~~~回顾~~~~
我从小是个具有特别能力的小孩,什么特别的能力呢?就是让别人特别讨厌我。我觉得这项技能到现在还是存在的,只是现在的人没那么笨了,讨厌一个人很累,所以只是疏远而已······怎么说呢?也不能说我是故意的,也不能说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介于故意和非故意之间吧。 清,我说过的那句话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大概就是叶芝这首诗这样的吧!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两鬓斑白,睡意沉沉,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部诗歌,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起,追忆那当年的眼神,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神色柔和,倒影深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曾爱慕你青春妩媚的身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慕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心,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而唯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爱你日渐苍老的容颜;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不是用叛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也不是故意呆萌博取人们脸上的笑意 。我只是一个自由得表演者,在想要欢呼的时候,义不容辞卖力出演,不收费。不想演的时候,就懒懒的。所以不要怪我对你没什么笑脸,我只是演累了,不想再扯嘴角。哈哈,这么说有没有一点初中的时候僵硬的面具的味道。其实还好,只是个人兴趣,没有人能勉强我为他演戏。一切都发自内心。随心,不免就会随性。洛樊,我想我应该算是懂你。因为这些东西,我这个人容易交到朋友,因为我很假,但是又不容易交到真正的朋友,因为我太假。好吧,太坦白经过牛顿证明是会遭雷劈的。
所以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太多的迷惑是为了寻找拥有初心之人,设置障碍也是为了一往直前的人。好吧,活该我孑然一身,家徒四壁,走路不稳,出门遇那啥~~~~阿门,但愿上帝不会劈死我吧!no zuo no die 真是为我准备的,好吧,我只是想发点牢骚而已,你可以不听,但是不能让我不说。嘿嘿,这么霸道,只是说,soory 啦。
(有人会看这篇日志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